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人民万岁

 
 
 

日志

 
 

北京大学刘瑞复教授讲座:经济法理论的若干问题(转载)  

2006-03-14 14:23:40|  分类: 企业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讲人:刘瑞复教授  北京大学法学院
时 间:2003年4月5日18:30—20:30
地 点:华东政法学院交谊楼第三会议室
主持人:郑少华副教授
记录、整理人:寿新宝
[正文内容]
   
各位教师同学晚上好,感谢各位周末来听讲座,我既高兴也荣幸。华政过去在我的印象里是个先锋,是个科研的重地,现在也还是不错的。我今晚只做个主题发言,讲自己对这个问题的总思路、方法论和问题点。
我认为经济法是当代的法律精华,经济法的理论与思想是新的法学思想。如果我这个命题能够成立的话,那么要想进行经济法理论的研究需要有两个前提:
第一,使经济法理论真正进入理论领域。目前我们还没有进入理论领域,只有理论的思维,才能站的住脚。你树立你的理念,宣传你的理论,就要形成你的理论。为什么和民法争论,不能站的住脚,是什么原因呢,其他点都不要考虑,其核心是理论问题。理论问题是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这样才能体现经济是当代法律精华。经济法律思想是新的法律思想,所以必须进入理论领域。那么进入理论领域就存在第二个前提,即关涉到,
第二,必须扬弃传统的理论。如果不扬弃,经济理论就不能站住脚,既然是新的法律思想就应该和传统的法律思想有很大不同,或者有些是质的不同。有扬弃,就有肯定,也有否定。比如,法学界都讲兔子理论,山野的兔子可以随便打,打过来拿到集市上去卖的时候,为什么大家不争着抢着去买呢,就因为他有所有权,他对山野里的兔子适应先占原则,具有所有权,可以出售。这就是传统的法学理论。但是蚊子呢,外边飞着好多蚊子,为什么大家不去争不去抢呢,而且变成私有的时候,飞到你屋里,你不是想占有它,而是想消灭它。
其中原因一个是规范的产物。事情千差万别,活动千姿百态,有的法要管,有的法不要管,为什么?这就涉及规范意识。有的法管了,有的又放弃管了,这就是法废改立。比如在规范意识上,那兔子和蚊子要规范哪一个,兔子可以规范为所有权,蚊子就为什么不能,它就涉及国家的规范意识,不是都能互相转化的。
另一个是涉及利害关系。法是个利害的产物,为什么兔子要,蚊子不要,这就涉及利害关系。没有利害关系,就不会产生法,法是这样的东西。它把有利自己的秩序规范下来,然后在社会中一体推行。传统的法学理念在当代就不能立足了,它涉及到好多矛盾,好多传统的原理原则在当代都找不到了。
所以我讲经济法成为理论就要具备这两个前提。经济法律关系和民事法律关系的理念各在哪里,有什么根本不同。比如民事法律关系是物,经济法你也搞这个东西,能成吗,你要研究新的东西。氧气制造商在大气里制造氧气,然后出卖,出卖的氧气是民法上的产品,经济法也搞,那能行吗,要研究新的东西。如由此污染的大气就不是民法上的物,而是一种新的法上的物,它是保护大气啊,要保护大气的法律是个新的法律,那新的法学思想在那里。如果不研究新的法学思想,不动摇传统的法律思想,不动摇它的基本原则,新的法律思想就不能树立起来。这就是我的观点。依据这两个前提,我把经济法的基本问题讲出来。
1. 关于经济法的价值。
关于价值的问题,法学界基本有两个倾向。第一个,这个法有什么用。把有用性作为法的价值,以前基本是这样概括的。另一个是个别人把法的价值归结为公平正义。但在我看来,经济法从这两个方面出发,得不出真正的规定性,找不出来它的价值。从它本体来说,是质的规定与量的规定性的统一,按黑格尔的说法,由质是规定性产生量的规定性,我想黑格尔讲的是非常正确的,这才叫它的价值。进一步讲,价值要涉及到一种度量,它认为价值是内在质的外在度量,对内在规定性的一种度量,这种度量是什么,它一定是内在的理性的尺度。
价值是从相互关系中体现的,没有相互关系就没有法的价值,而法就是管相互关系的。那么相互关系的价值是什么,它是内在的等同性,进一步地说明,两个事物之间的内在等同性就是它的内在价值。
为什么会出现上面情况,它的问题出在哪里呢?它混淆了经济学上的价值、使用价值与法的价值的关系。经济学上的价值是凝结在它上面的社会必要劳动,而物出现后存在它的客观有效性是它的使用价值。反映在法上,法的价值取的是什么义,取的是价值的含义,而不是使用使用价值的含义。刑法的打击犯罪,防止犯罪就是使用价值,就不是它的价值,这就是从经济学的使用价值引申到法的价值。法的价值应当从经济学的价值的含义引申出来。
2. 语义学上的价值和法学上的价值的区别
现在的法学界语义的东西非常多,而且新名词很多,其中就有“语境”,即语言环境,法讲什么语言环境,法的解释只能是唯一的,我认为法的解释不存在分析语言环境的问题。某条怎么规定的,对它的解释只有一种,具有唯一性。西方国家的立法采取了文字技巧,使法变成了它手中的精巧的工具,但没有改变法的唯一解释性。咱们现在也有了,有的借此蒙人。这怎么叫法呢。所以语义学和法学上的范畴的含义不能作同一解释,语义学也在发生变化,法是极有针对性的,语义学上概念怎么行呢?法学一定要有特定的含义,法律不能使用语义学的提法。我对法的价值的看法还是个总思路文法论的问题。如果我讲的经济法的价值和黑格尔讲的是非常正确的,那法的价值就不能归结为公平、效率。我考虑能不能归结是平衡或者是协调和效益,效率是不能用的,效率与公平不能放在一起使用,二者是不同层次的问题。公平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效率是投入产出之比,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具有公平性、平等性,有没有效率。不能只见物不见人。效率高就不公平,效率低就公平了。它都是形而上学表象的理解。
二、经济法的本质属性
一个新的法学思想不能套传统的法律思想,必须寻找属于自己的思想,任何事物与事物相区别,必须捕捉到这一个,这一个就是它的本质属性。这种方法论是成立的。认识经济的本质属性就要认识到经济法是种新法,它的产生前提是三个“化”,即生产社会化、国民经济一体化、经济国际化,只有在这三个条件下,才能产生新的法律,才能产生新的法学思想。这是研究经济法本质属性的起点。这三化完全改变了18世纪以来和前后那种任意的分散的孤立的状况和性质,它要求一种统一的综合的协调的法律。作为新的法,经济法所调整的经济关系就有了一种新的特点,它就完全改变了《民法通则》所说的调整平等之间的财产关系,在当代我认为不存在,大家可以研究一下。比如价格关系,18世纪经济是任意的孤立的分割的,愿意买就买,愿意卖就卖,现在则不是了,在这个关系轴上存在什么,我考虑有17种价格形式作用在这个关系上,而且主体不单是国家,有国家干预法,政府下令按某个价格执行,有何价格等价有偿可言,但是它从整个国家经济健康运行考虑的。这17种价格形式作用在所谓的等价有偿的价格关系上,那么你成交的时候,只能按这17种价格形式去成交,这就是当代事实。那么经济法是什么,对整个的这两个关系:一个所谓的等价有偿,一个新生型的价格关系进行复合调整的法律,这就是经济法。哪一个法也管不了这段,在这个关系上,经济法和其他法,如民法、商法、刑法都区别开来。经济法的本质属性就是对这种复合性的经济关系进行综合调整的法律。这样的属性哪个法也没有,没有任何一个法跟它相混。所以法不是调整什么经济关系,经济法也不是调整什么经济关系。
三、经济法的机能
什么叫经济法的机能,我引用这个术语时考虑,它不是在法的功能作用的一般意义上去使用的,而是表现作用与功能的机理。不然作用都一样了,法有司法功能,哪个法也离不开,但机理却不一样。这是我的方法论,找到这个法和那个法的区别的机理,法的机能是法的作用和功能的机理,而不能认为它的作用与功能,五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中叫法的作用,80年代后提出了法的功能,功能还是在作用的意义上使用的,而这种作用与功能是作为上层建筑的法律与作为经济基础的作用与反作用上考虑的,不是法学范畴的,是哲学范畴的。法学的作用只是指调整的作用,对某具体行为产生影响,那叫它的作用。为什么要寻找机理,寻找法的机理,还是要在作用和功能的意义上看这个法。机理找到了,法才能立好。为什么我们的法那么混同呢,一会儿一个样呢,与机理没有找到有关。对一个立法用词,还在作用与功能一般意义上使用,不是换一种说法吗,说轻了,是没了解,说重了,是在唬人!经济法的机能我总结为两大机能,一个是综合统一机能,一个是分工分业机能,这两个机能哪个法也没有这个机能。统一综合机能是综合组织国民经济的统一运行的机能 ,其中包括组织机能和集约机能,集约机能是指把劳动力、技术、资金都集中在一个生产上,不是分割在不同的生产上,这是生产社会化的必然要求。这是经济法可搞的,别的法搞不了,别的法正是造成了分散经营,而集约经营是社会发展规律,是经济发展规律,在此就不展开说明了。
再说分工分业机能,它能推动社会的专业化分工,不断产生新的生产部门和行业,实现物资、货币、技术、劳动力、信息的分流合理化的机能。
四、经济法的地位
经济法的地位当然是指它在整个国家法律体系中的地位,它有两个含义,一个是什么的地位;另一个是是否有独立真正的地位;通常认为经济是个独立的重要的法律部门,你说经济法重要,那我说民法、行政法更重要,你想独立,民法与行政法不让经济法独立,这些都具有先验性中,是理论推演,而不是根据事实来得出新的结论。寻找经济法的地位当然要找切入点,我提供一个方法,不能按传统那样去争,争这个法律部门,搞部门法大战。要寻找经济法的地位,按照它的划分部门法的原理找不到自己的地位,必须重新打乱,比如打牌(当然我不会),要洗牌,重洗牌,重玩,不干了。这就是我的方法论,寻找它的地位,必须推翻它的划分标准。我提了法体制的理论,对法的规范的重新配置,第一种理论选择,重新配置。法体制是法规范的表现形式和实现方针与体系,为什么这样,18世纪的法规(法规范)是在同一个意义上使用,整个法律文件都是同类规范,而当代没有一个法律是同类规范的,它是各个所谓的部门法的集合,民法、刑法、经济法全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任务是把不同的法规范类型化为法律制度,以法律制度为中心来重新统配法律体系。这样就找到了经济法作为法律制度的地位,可以把法规范划分为国家法、经济法、行政法、刑法等,诉讼法每个都有,就放在中间。这样的结构也就不再是水平的划分了,不再是德国法学家那个水平的划分了,即法规;然后是法部门,他认为6个法部门;法域,即公法和私法。这里不是水平划分,它是个层次的划分,国家法是以宪法为统帅的关于国务活动与公民基本权利义务的法,经济法是中心,再辅以行政法和刑法,民法是重要的补充地位,这样,它变成一种层次性的,像鸡蛋黄、鸡蛋清包着的,层次才能体现地位。
五、经济法的机制
关于机制,其他学科现在也通用了,机制原来就是机器相互关系的原理,首先是医学界,其次是经济学界,前苏联引进了经济机制,前苏联的法学家接着又引进了法律机制,经济法更存在这个机制。相互之间的原理,齿轮一个向左转,一个向右转,杠杆一个上的,一个下的,但是因为它们的相互关系是相匹配的,最后就能达到立法的总目的,实现立法宗旨,这说明有机制,有研究机制的重要性。法与法之间相互制约的原理才叫机制,经济法必须研究这个。
六、经济法律关系
我想这个词可用,但这里的问题是,跟传统法的理论区别在哪里呢?我想作三个区别:一个是经济主体和法律主体;一个是经济法主体和经济法律关系主体;一个是平等主体和不平等主体。经济法律关系主体问题可能搞清楚。在同一商品交易中,两个当事人之间依法律发生的关系是法律关系主体,依同一个经济事实,他们是经济主体,不是法律主体。另一个是经济法主体与经济法律关系主体,现在整个的法学界,包括外国的,尤其是德国的,都是把法的主体混同于法律关系主体,我认为这是不恰当的,包括德国法学家搞的那个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那还是在法律有关系这个层面去使用的,法律主体必须被规定出他的地位与资格、一般的权利与义务,这是参加法律关系的基本条件,但仅依据这个,不能参加法律关系,法律关系还必须依据具体法和一般权利义务来确定具体的权利义务,这样才能进入法律关系。德国法没有作这个区别,在法律关系意义上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就没有意义了,如果在法律主体和法律关系主体的区别上使用是有意义的,但根据它的含义,它不是这样的,必须具体化,这样研究经济法才有意义。主体的平等性,没有意义,也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规定用平等主体来概括这个词,主体的平等性不来源于法律规定,而来源于现实的关系状态,是关系状态决定主体,而不是相反地被颠倒过来。你不能用平等主体,况且在当代交易中,平等关系和不平等关系,有商品货币关系和宏观调控关系,起码我国有这种情况,怎么能决定,只有民法来管你多少呢。
我今天讲了自己的思路,不一定对,我讲过了,你可以全面否定。有没有道理,你可以琢磨一下理论思维与方法论。
最后,刘教授和在座听众进行了亲切交流并回答了大家的提问。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