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人民万岁

 
 
 

日志

 
 

反思改革:法学家集体失语(马光远)  

2006-02-27 13:45:35|  分类: 身边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岁末,物权法草案没有如期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审议,这意味着,2006年的“两会”上,物权法将不会正式被通过,法学界特别是民法学界将此归咎于北大某教授的上书行为,有些权威学者更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表达了对该教授“的强烈不满。

一个教授的上书能够导致一部重要法律的难产,我不知道这是法学家的幼稚还是对全国人民智慧的极大讽刺:一部由中国民法学界最优秀的精英起草、公开向13亿人民征求意见、收到上百万条民间立法建议、全国人大法工委多次召开各界座谈会、全国各省市的相关部门多次专门研讨、法学教学和研究机构的专家下很大功夫进行研究,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专门调研、全国人大常委会四次审议都给予很高评价的法律草案,竟被一个教授区区6000多字的上书一笔勾销?

其实,事情远非这些法学家所想的那么简单,如果把物权法的叫停和当前反思改革的大背景结合起来就会明白:物权法难产绝对不是北大教授上书“惹得祸”,而是有更深层的因素,这也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法学界与中国改革进程的极大脱节和对民生问题的极大漠视。当前,这场席卷各界的反思改革的思潮肇始于2004年的郎顾之争,在2005年的岁末开始升级,就连一直抵制的主流经济学家也加入了反思的行列。主流经济学家是很聪明的,他们知道,惟有取得对改革反思的参与权,才能获取话语权,并进一步取得未来改革路径的主导权。反思改革不是反对改革,而是为了坚持改革,坚持改革,必须以反思改革为前提。反思得越彻底,解决矛盾和问题的希望就会越大,改革就会越彻底。但是,遗憾的是,本应成为这次主角的法学界在关系到中国改革前途的争论中又一次集体缺席。他们热衷于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恋和意淫,或热衷于为某个罪大恶极的黑社会头目的罪行炮制所谓的专家意见书干预司法,而中国改革的前途,似乎和他们无关。中国改革开放26年来,在每一个重要的历史拐点,每一次改革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法学界都无不例外的缺席和失语。这一次,只有一个巩献田出来上书了,却成了法学界的敌人。

改革在本质上应该是一种帕累托改进,在一部分富起来的同时,另一部分人的状况不会变坏,否则,改革将举步维艰,很难得到民众的认同和支持。就我个人的认识而言,26年改革最大失误不是教育问题,不是医疗问题,也不是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和环境的恶化问题,而是法治精神的匮乏和政府违法的痼疾,法律没有成为社会规范的最高准则 ,全社会没有形成守法意识和尊重法律的习惯,违法的边际收益远远大于边际成本,社会信用低下,在建立物质文明的同时,没有建设法治文明。对此,法学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因为此,整个法律界在中国社会并没有成为受人尊重的群体,而是文明的“可怜人”。

法学界是中国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在依法治国,建立法治国家的口号下,法学成了显学,法学界形成了一个法律精英群体,他们或者出没于国际论坛,或者来往于中南海的讲堂,成了耀眼的学术明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改革,就没有整个法律界的今天。改革正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需要仁人志士奉献大智慧,为改革保驾护航,法学界责无旁贷,法学家应该通过参与反思改革,争取下一步改革的话语权和主导权,通过向民众灌注法治观念,重新树立法治的权威,以法律之剑为改革保驾护航。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法学家并没有抓住历史赋予的神圣职责和使命感,在各种反思的声音中,我们没有听到法学界的真知灼见——除了对巩献田的真正愤怒,沉默是“惊”——令人不得不吃惊。巩献田上书事件从另一个角度也反应出一些民法学者的山头主义和偏狭,作为奉自由为圭臬的民法专家,却不知道起码的言论自由观念,既然是全民征求意见,就应该允许包括巩献田在内的人发表任何意见,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愤怒和失态确实让我吃惊——巩献田究竟动了谁的奶酪?他们痛心疾首的真的是为物权法的难产还是因为个人私利?

改革需要积极主动地参与,只有积极参与对改革的反思,才能在在未来中国改革中拥有话语权,否则,只能消极应对,物权法的难产证明了这一点。法学界作为中国的精英集团,应该放弃“傲慢和偏见”,和各界进行沟通和对话,主动参与改革和对改革的反思。这样,才能在法律规则的制订上拥有话语权和主导权,通过立良法、废恶法,对以往的法律进行重新清理,注入“公平”的观念, 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灌输契约至上的观念,让民众恢复对法律的信心,确立法律的最高权威和尊严,建设法治文明,使中国社会真正实现从身份到契约的伟大嬗变。这样,法学界才能成为真正的受民众拥戴的贵族群体。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