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人民万岁

 
 
 

日志

 
 

关于物权法的性质:权利保护还是财产保护?——兼论见  

2006-02-26 15:23:52|  分类: 优秀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文章认为物权法主要是一种财产保护法,而不主要是权利保护法。在这一判断基础上,指出物权立法的政治和伦理考量的必要性。并认为目前经济学和法学界没有意识到这一必要性的原因是和“见物不见人”的思想有关。进而,分析出这一思想的后果,即它使得物权立法中出现“人的消失”。最后文章提出,在物权立法中提高立法者“人”的意识,为和谐社会中的物权法注入人的内涵。

关键词:物权法 财产 权利 见物不见人 人的消失

一 现象

什么是物权法?这个问题似乎很奇怪,尤其对于法学专业的人来讲。但是真的知道吗?我想未必。
物权法和其他的法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在于,其更主要是一种财产保护法,而不主要是权利保护法。那么这时就会有人就问了,这不同吗?权利与财产有区别吗?有区别也不过是人格权和财产权的区别吧?不是这样,我仅仅讨论财产和财产权问题。就这两个概念,你觉得有区别吗?

我想这两个概念的区别是很重要的,而且还是正确说明物权法的性质的关键。也就是物权法是财产保护法。那么它和权利保护的法的区别在那呢?财产保护法比权利保护法更重要,因为,财产保护法不仅仅涉及到立法的技术问题,还有立法的政治问题,伦理问题。如果是权利保护,仅仅从法律本身考虑,问题不很大。因为这种保护的对象或客体,是已经有合法性的。那么,我们为什么会看不到物权法的这层次的区别呢?看不到物权法和立法政治和伦理的必然联系?

我想这其实和法律是调整人和人的关系还是人和物的关系的争论,及物权法中见物不见人的思想观念有密切关系。下面,我将分析这种见物不见人思想观念产生的原因,以及这种见物不见人思想观念和我们对物权法性质理解产生偏差之间的关联。

二 原因

法律界中为什么会出现见物不见人的现象呢?甚至很多法学家也这么认为?我想这与人们的生活和思想状态有关。人与人间的关系如果很淡漠(这种状态更多的是一种社会意义上的状态,例如社会发展,人口流动导致的人与人间的陌生化,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的变迁),那么人就会去寻找更好的寄托。而物却是最有安全感的。这种生活状态会影响到人的思想状态,甚至给人以幻觉,认为我们只是和物打交道,与人可以无涉。其实人与人之间仍然是联系的,因为处在社会中的人,无法想象我们都是一个一个完全孤立原子。但是,联系的方式会有不同。那么,在彼此很淡漠的社会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很多是通过物来中介的(无论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但物毕竟只是中介。物不过是我们看到人的工具,而不是我们要了解事物本身。因而我们一定要看到物背后的关系,即人和人间的关系。

三 关联(或结果)

那么,在这一分析的基础上,我们继续深入,可以看到,权利其实也是“物”,特殊的物。物既然是人和人关系的表达,(我们知道权利也是一种关系的表达)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物和权利是同一。但是即使同一,也是有差异的同一,这个差异决定了它们各自的本质所在。就好比康德在法的形而上学中所提到的所有和占有的区别。物和权利的差别同样在于,物是未被(但有可能同样也不一定可能)被法律认可的,权利却是已经为法律所认可的关系。那么,这时物(的关系)转换为权利(的关系)形态,就是通过法律的确认。但是对于这种确认,我们不能仅仅只是从经济学或制度经济学角度上谈论,例如法律对于权利的确认是有利于激励权利人的,同时也是有利于社会的发展。我们还要从哲学角度分析这种转换的合法性和从社会学角度具体分析转换的实际情况,条件及后果。这时我就要告诉经济学家及一些法学家,由于你们只是抽象的理解了物,没有从人和人关系角度来来理解物,因而,你们顶多只能了解抽象的法律对于抽象的权利人的激励,但是没有看到这种激励其实是在具体关系中形成的,或者没有从关系和结构中理解激励。也就是,这种激励其实可能就是对另一些人的挫败。如果只是从孤立物角度理解,当然会认为激励产生,但是,在社会关系中,对于一个物(注意还不是权利),确定其归属,是一种社会的确认,而不是单个人对物的确认。那么这个物归“谁”,虽然会激励这个“谁”,但是也会挫败另一些“谁”,那么这样看来,经济学家所说的激励是什么就显而易见了。

四 结语

通过以上原因和关联的分析,可以发现,物权法容易让人迷惑的两个地方。在原因分析中,人们看不到现代社会人们通过“物”来交往的生活方式,因而看不到物的“人的关系”本质。在关联分析中,由于没有对于物和权利这两种不同的“人的关系”区分,因而看不到物的合法性问题。因而在“物”法中,缺乏对与合法性问题的思考,甚至拒绝对其思考。这里从原因和关联中分析出的两种思想直接导致我们对物权法的不正确理解。第一种思想使得物权法将“一般的人”从物中隐去,第二种思想将“具体的人”进一步从关系中取消。整个物权法在没有“人”的参与下进行。物权立法中出现“人的消失”情况。

由此大家可能还有一种疑问,就是如果考虑“人”的话,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这考虑过来吗,而且这不是和法律的普遍调整特性违背吗?我认为不会。在这里,我所提出的考虑“人”,其实是指,立法中要认识到物的“人的关系”的一般本质(相对于人与物的自然关系而言),以及物的“人的关系”特殊本质(相对合法性关系-权利而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立法考量才会更充分,法律制定出来了才会更为“人”所认同和接受。因为,从一定意义上看,法律毕竟是“自为世界”的意义规则,而这一自为世界的特点就在于人的活动和人的关系。因而在物权立法中需要提高立法者“人”的意识,为和谐社会中的物权法注入“人”的内涵。以上其实是我对物权法的更为抽象和理论的甚至带有些哲学似的思考。供各位老师同学参考。

参考文献:

1 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2 费孝通:乡土中国

3 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

4 萨特:存在与虚无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