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人民万岁

 
 
 

日志

 
 

关于鄙薄法律的争论  

2006-02-24 16:57:27|  分类: 身边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来梵:我们不配鄙薄法律

在我的祖国,一个非常不幸的现象是:建设法治文明,尚没有形成上下稳固的共识,对法律的鄙薄,反而成为朝野黯然的心理。不!更槽糕更荒唐的是,法律人本身的团体之中,居然有不少人或通过煌煌正论,或借助通俗话语,公然地表达出了这种鄙薄。深批“法律万能论”也好,诉说“法律本来就是俗物”也好,扣问“法律何以慰籍心灵”也好,竟然成为此起彼伏的咏叹。

我深知道,这种咏叹之中也许包含了一种对现状的无奈,一种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心理;我深知道,法律的确不再是“神器”,法律也具有世俗性,法律是“政治的孩子”,法律在一定程度上乃属于为了实现法律之外在的道德、政治、经济等领域所加诸的各种价值目标的手段,法律也存在所谓“恶法”的品类,法律并不总像其所得以象征的那位手持利剑、高举天平的蒙眼女神那样动人。但是,法律真的就不可能蕴涵我们人类共同生活的伟大的智慧结晶吗?法律就注定没有其本身所固有的“内在道德”吗?法治的理想就确然不值得我们民族成员去戮力追求吗?

更重要的是,在一个历史上本来就阙失“善治”经验的国家,在一个业已历经了数辈仁人志士为之呕心沥血、殚精竭虑的求索而却从来没有实现过真正意义上的法治理想的国家,在一个还不具备《民法典》、作为根本法的宪法还“根本没有牙齿”的国家,在一个迄今还没有多少人把握了“法教义学”的历史源流、把握了“法律也是可以信仰的”这一原理的国家,在一个向来没有多少人深刻理解苏格拉底为何选择毒酒而慷慨赴死之哲学理念的国家,在一个法治本身还是依然处于嗷嗷待哺的“哺乳期”之阶段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成员,有资格故作深沉,自以为具备早熟的智慧,摆弄历尽沧桑的姿态,如此轻易地鄙薄一般意义上的法律,甚至去睥睨人类共同追求的法治文明吗?

我们不配

      中国、法治、鄙薄——与林来梵老师商榷

                疯克

这是跟林来梵老师的一个帖子,也是觉得好玩,贴在这里,期望与大家对话。

林老师,您好。我想说,法治并不是“人类共同生活的伟大的智慧结晶”,法治文明也不是“人类共同的法治文明”,至少到目前为止,它们只是西方的,2000多年的中华文明圈、非洲、美洲都国家都没有法治的传统和语境,他们生活在另外一种符号系统里面,我想这个就不用我们多说了,因此,林老师这个命题值得商榷。
其次,在过去的2000多年里,我们很“不幸”没有生活在法治的系统里,可更“幸运”的是我们这么多年一直生活的很好,甚至不谦虚的说,在过去的历史里,我们领先了世界2000年,只在近代的200年我们才落后了,那么,在我看来,我们2000多年的成功经验应该至少不比仅仅在近代才如暴发户般靠掠夺与肮脏才繁荣的西方的法治经验更为珍贵。
第三,提到我国近代的落后,在我看来完全是一次偶然,或者是一种不幸,但并非实质。因为我国从秦以后,就进入了独特的中国历史阶段,这不是封建社会,而是中国所独有的。它的突出特点就是一兴一衰。有人认为这是原地踏步,是中国文化劣根性的突出表现,在我看来这真是愚蠢到了极点!就像季节有春夏秋冬般一样,周而复始这才是大道!太极图是它抽象的符号。因此有人说中国文化是一个圆的文化,画圈的文化,西方文化是直线的文化,发展的文化,这是很有道理的。两种文化孰优孰劣,已是了然,圆圈的中国文化,不是在原地踏步,生如僵尸,而是一直生活在生机勃勃的古代,牢牢固守着永远青春活力使众渠得清如许的活头源水,它制定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时间系统,它的指针不是向前,而是向后,只有在面向过去它才能获得自由,而西方的时间系统,却把我们一步步推向死亡。海德格尔说“向死而生”,他指出了人在世的某些真谛,但它是悲观的,其实,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伟大,低劣的西方人永远也不会懂。

扯了这么多,和我刚才说的中国近代的落后是次不幸,并非实质,有什么关系。好了,我们来看,前面已言,中国历史的特点是一盛一衰,因此近代的衰本来是一个正常的事件,如果没有西方的侵入,它会经过一个冬天,一元复始到春天,因此近代中国的衰败,并不是中国文化的衰败,过时,而仅仅是它自身进程的一个时期而已,就仿佛我们不能说严寒的冬天的世界是世界的末日,也不能说蛇在蜕皮的时候,就说这条蛇完了,事实上冬天以后是春天,蛇蜕完皮后,是一条更具活力,更加强壮的蛇。但是很不幸,在中国的冬天,蜕皮的时刻,西方侵入了……
于是我们开始妄自菲薄,开始盲目尊崇西方,甚至于不自觉的,想当然的把西方的文明看成了人类的共同财富,把西方的今天当作了全部非西方国家的未来,可事实不应该是这样的,世界本来是多元的,中国的再次春天,正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第四,退一万步讲,即使中国文化确实已经过时了,全是糟粕,西方法治美的像天使,那么,西方的经验是法治是长成的,而不是建构的,我们现在搞得样板式的法治建构,能否成功也是未知。
第五,坦白的说,我是一个反法律的人,我学习法律的目的是为了了解它,然后更好地反对它,这是我一生的理想。

            配与不配鄙薄法律的回应

                  小卒评论

林先生以“我们不配鄙薄法律 ”来提出一个命题,由此引出众多博友的讨论,小卒也谈了自己的看法。

小卒:先生的命题是一个肯定的命题哈。
    其实普通民众乃至专家、学者对于法律抑或法治的失望是因为从周边事情出发而作出的一个基本的感性判断,但是小卒以为不能因为是感性就进而断定配与不配的问题。
    先生倡导我们去追求法治或法律?可是如何去追求?追求什么样的法治或法律?要追求法律或法治必然要有一个尊敬或是信仰的前提,可是目前看来前提并不存在(没有调查数字,只是基于判断而已,准备暑假去做调查。),如果这个前提没有?何谈让民众或是专家及学者追求法治进而为法治的实现而努力?小卒不才,最近也一直看至少目前国内出版过的有关法治的书和有关学者写的有关法治的文章,目前大家好像大家研究都是基于法治是什么而去研究,而与其传统背景结合的不多,吾在想,为什么不那么重视与传统文化的结合呢?而至于所谓法治是否为“人类共同生活的伟大的智慧结晶”、“人类共同的法治文明”这个命题讨论与否并不重要,关键是至少要要让目前的专家或是学者去追求进而信仰法律或法治才是主要的,最好不要一边研究一边“以身作则”而去玩弄法律或是尚未建成的法治岂不更好?
    胡言乱语一番,先生勿怪便是,小卒以为对于法律抑或法治的鄙薄不是配与不配的问题,而是至少如何才能让民众去敬仰与否进而再谈配与否的问题,水到渠成之事,不必去强迫之事才好。

南社子:

谢谢梦的衣裳君和深谷幽香君的赋予。回深谷幽香君:所言值得深思。但我认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总是应该先掂量自己配不配去追求一个美女,而后才确定如何努力追求她吧。您说呢? 再说,在法律诉讼程序中,一般首先也有个提诉人适格认定的前置程序啊。

小卒:

多谢林先生对于在下的指点。
    先生所举之例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总是应该先掂量自己配不配去追求一个美女,而后才确定如何努力追求她吧。”以此类比即为:我们=正常男人,美女=法律抑或法学,正常男人追求美女要衡量自身条件与否即先生所言“配与不配”之问题,对此学生深赞同先生观点,然先生的命题“美女=法律抑或法学”中所谓我们的法律抑或法学必定为“美女”吗?学生以为值得反思。
 吾以为所言鄙薄的法律抑或法学应该是让人失望的“我国的法律或法学”而不是先生所言的世界的“法治文明”,如果真得是世界的“法治文明”,或许我们可以顶膜礼拜呢,然即使我们现在所倡导的就是世界的“法治文明”,我们也要看看是否符合中国之土壤,那么如果不是呢?由此在下想之所以鄙薄正是因为此“法治文明”彼“法治文明”呀,鄙薄之目的不过是“恨铁不成钢”且在鄙薄之中暗含有“救法”之旨意也。
    另学生一再借用先生之宝地胡言乱语,由此惴惴不安,还望先生勿怪罪也。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